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“職粉”、藝人工作室、投資方——揭秘“飯圈”瘋狂氪金背後的三

发布日期:2021-11-22 03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華社北京8月13日電題:“職粉”、藝人工作室、投資方——揭秘“飯圈”瘋狂氪金背後的三大推手

  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、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近日發佈的《2020年全國未成年人網際網路使用情況研究報告》顯示,我國未成年網民參加粉絲應援比例達到8%。另有數據顯示,近15%的“00後”粉絲每月為追星花費5000元以上。

  “飯圈”追星為何掀起如此狂潮?誰是幕後推手?業內人士認為,出錢出力的多數青少年粉絲,處於“飯圈”底層,只是龐大商業利益棋局中的“棋子”。在職業粉絲、藝人工作室、投資方等利益相關方的合謀下,他們被不斷裹挾、“收割”。

  記者調研發現,許多中學生粉絲正是老師、家長心中的好學生、乖孩子。但一牽扯到“哥哥”(粉絲對偶像的稱呼),他們就換了模樣。

  “流量經濟的邏輯是流量越高,商業價值越大。換句話説,話題度、曝光率、粉絲活躍度就是藝人的KPI。”前藝人經紀人立文説,“職粉”以及部分“粉頭”作為連接粉絲與藝人工作室的橋梁,扮演的是“組織”“作勢”的角色,向粉絲施壓,激勵其為藝人做數據、刷榜、打投。

  在“職粉”的操縱下,“飯圈”處於無休止的比較和競爭中,比實績、比排名,“為的是讓‘哥哥’的排名更靠前一點,簽到更好的商業品牌,獲得更好的影視資源”。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教授季為民説,“飯圈”有著強組織性、高效率、系統化等特點,行動整齊劃一,要求粉絲極度忠誠。

  “部分‘粉頭’以‘虐粉’的類傳銷話術,強化粉絲保護偶像的使命感,誘導粉絲加大消費,加大精力投入,使‘粉頭’‘職粉’等相關方獲利。而當群體活動發展到一定階段,粉絲在情緒和環境作用下將産生極端、不理性行為,如激烈的網路罵戰、聚集性行動等,失去常識和理性。”季為民説。

  除了精神控制之外,底層粉絲還難以擺脫物質控制。立文説,藝人公司安插的“職粉”經常帶節奏“虐粉”,刻意拉踩、惡意比較,給粉絲洗腦,增加“飯圈”黏性,刺激粉絲投入。比如“沒錢別提愛”“做數據再不努力,‘哥哥’的前途就毀在你們手裏了”等等。

  季為民説,高額的應援花費不僅遠超未成年人的承受能力,且追求數額、攀比排場的觀念會誤導未成年人的消費觀、金錢觀、價值觀,影響未成年人的道德判斷。

  立文、一家影視公司負責人呂范等圈內人士表示,多數藝人工作室是藝人的家人參與經營,缺乏現代企業管理經驗。不少工作室的工作人員專業性不足、江湖氣不少。他們憑藉流量明星在短期內爆紅獲得的名氣、金錢,刺激和縱容藝人膨脹心理,拉攏“粉頭”“職粉”控制“飯圈”為其撈金,頻頻發生突破道德、法律邊界等行為。

  在一些藝人經紀團隊看來,在一切向流量看的圈子,“一分靠打拼,九分靠行銷”“熱搜池裏躺幾回,是頭豬都能起飛”。

  “幫藝人琢磨演技、苦練歌技,遠不如炒CP、買熱搜、刪差評來得實在。”呂范説,為給藝人行銷人設,藝人團隊和後援會常有專門職位負責對接水軍渠道、資源,操縱輿論“帶節奏”,或消除負面評論,或互黑引戰,搞得娛樂圈、“飯圈”烏煙瘴氣。

  “‘飯圈’一開始並不是一個貶義詞,也不該成為一個貶義詞。”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蔣俏蕾説。

  然而平臺、投資人、娛樂公司形成合謀,合力將大量不具備社會經驗、缺乏判斷能力的低齡粉絲當作圈錢“韭菜”,誘導其集資應援、刷榜做數據,增加藝人商業價值。在擴大市場後進行新一輪撈金,迴圈往復。

  資方深度參與“藝人養成”,利用粉絲“用愛發電”的力量提升藝人商業價值。呂范以一些明星養成類綜藝節目舉例分析,帶流量有熱度的藝人被平臺、資方、娛樂公司選中簽約,然後包裝、炒作、注入圈內資源,煽動“飯圈”打造知名度、話題性,買粉絲、買熱搜,增加藝人商業價值。投資方還會通過資本市場的運作,二度撈金。

  造星流水線誘發了強烈的“收割”傾向,藝人不以實力、作品贏得市場,而是依靠洗腦粉絲氪金,文娛産業走向異化。

  蔣俏蕾建議,行業協會應當加強對娛樂業亂象的督導,提高藝人社會責任感,對有負面評價的藝人進行公開批評和抵制,凈化業內環境。同時,清理不良網路資訊,堅決制止對未成年人價值觀明顯有害的行為。

 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建議,應嚴格監管娛樂産業通過金融杠桿大肆投機獲利,加強對數據造假、買粉絲等亂象的打擊力度。

 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: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