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社会文化 >

生殖器官非男非女求医无果 3月婴性别难辨父母急

发布日期:2021-11-21 13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于生活在柳州市柳城县东泉镇的谢先生夫妇来说,今年8月出世的孩子不知道给他们带来的是喜还是忧——至今小孩已有3个多月了,医生还没有辨别出孩子的真实性别。

  “孩子都满3个多月了,还分不出是男是女,这可咋办啊!”昨日上午,谢抱着孩子一见记者,就叫了起来。

  据谢介绍,孩子是2004年8月11日上午11时50分在东泉镇卫生院出生的。刚生下来时,护士把孩子抱给他时,就告诉他们夫妇是个女孩。他们满心欢喜在为孩子按“女儿”准备着小衣小帽、还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女孩名字。可是等到第3天出院时,护士又改口了:“院长说你们的孩子是男孩。”

  这可把夫妇俩搞糊涂了,也引起他们的疑问:自己的小孩怎么会连男女都分不出呢?他们仔细查看小孩的阴部,结果确实无法确定是男性还是女性:从外阴上初看,是像女孩——因为没有男性特征的阴茎和睾丸。可再仔细一看,也不像女孩——只有一个像男性一样的尿道口露在外面。

  当母亲的立即哭了起来。谢和妻子生活在农村,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不知道怎么办,最先有过把小孩送人的想法。但是,看着孩子那胖嘟嘟的样子,十分可爱,最终还是下不了决心,便留了下来。

  但这也给他们夫妇出了难题:按照当地风俗,生了孩子之后,要请满月酒。可孩子的性别都无法确定,怎么请?按习俗,向亲人报喜要赶在孩子出生12天之前完成,可他们眼看一天天过去,他们不得不放弃。

  他们不报喜,娘家却急了。外婆打电话追问新添的小家伙是男是女?谢只好为难地说:“你来看了就知道了。”在村子里,他更不敢随便走出屋门,他说最害怕的就是别人问生了个什么,他想含糊其辞地蒙过去。可是,越是这样越被追问。很快,全村人都知道了。

  谢说,他们现在担心的已不再是自己的面子好不好过,而是害怕因为迟迟确定不了孩子的性别,而给他(她)今后的成长、生活带来阴影。于是,孩子满月之后,就开始四处求医。在这3个月里,他带小孩跑了几家医院,抽血化验,也做过B超,但都不能确定孩子的性别。

  “开始时,我们只在村里让老人、村医辨别。”孩子的母亲说,她还在月子里的时候,她母亲去看她,她就抱着孩子仔细让母亲辨认过。从孩子的小便形式来看,刚开始很有点像男孩,尿线很长,洒出很远。但孩子一段时间之后,孩子的阴部有了改变,尿线开始变短了,又像女孩了。老人和村子周围的村医看了,也都说不出过所以然。

  孩子满两个月后,他们又抱着去了柳州医专一附院进行检查。接诊的医生仔细地为孩子做了外表体检,接着又做了B超、抽了血化验,忙碌了1个多小时,最后还是摇着头说:“你们把他(她)带去其它大医院看看吧。”

  可孩子快满百日,急着要办出生证明,做母亲的也要进行计生登记。而这一切,都须孩子准确身份——在它们的第二项,都有“性别”一栏,“我该怎么填呢!”当母亲非常着急。于是,她继续抱着孩子求证。又去了柳城县的一些医院。得出的结果仍然一样:说不清楚。

  接连跑了3个月之后,夫妇俩已疲惫不堪。无助的他们拨通今报民生热线,向本报寻求帮助。

  昨日上午,记者与谢先生夫妇,抱着他们的孩子去到柳州市妇幼保健医院,请遗传科的蔡稔主任认真检查。

  经初步检查后,蔡主任认为这是先天性生殖器畸型,并且十分罕见。她近两年来,虽然也接到过很多要求性别鉴定的,但多是真假两性、或先天性隐睾、尿道畸型等,可这个孩子完全不一样,单凭肉眼,根本无法判断的。她介绍说,从孩子的外阴看虽然像女性,但整个会阴却都被完整的闭合性包裹着,看不出阴部的器官结构;同时也无男性特征,通过触摸,无法触到睾丸等生理结构。如果做B超,孩子还太小,现在医院使用的B超基本上是为成人设计的,要查看是否生长有子宫、卵巢等女性器官,很难。

  蔡认为最好的诊断方法就是采用基因检测,这也是目前世界上通行的办法。只有先通过基因性别鉴定,才有进一步确诊的价值。昨日,蔡已为孩子安排检测事项,谢先生夫妇也同意了这样的鉴别措施——只抽取孩子数毫升血液,就可以分析鉴定。但结果要两周之后才能出来。

  蔡稔认为:导致这类畸形的原因有很多,包括妇女使用避孕药后,停药不足半年就要怀孕、怀孕期间继续接触农药等。据谢介绍,他的妻子原来在一家金属加工厂打工,结婚怀孕之后就留在家里务农。印象中并没有使用避孕药及过多地接触农药。

  蔡稔介绍说,具体病因只有等性别鉴定结果出来之后,才做进一步追踪。但因孩子的生殖器畸形非常严重,最终的结果无论是男是女,都需要手术矫形。